幫助:Ciŏng-iông tĕ̤k

Lài-nguòng: Wikipedia
(Iù 幫助:如何讀 dêng-hióng lì gì)
Tiéu gáu: īng-dô̤, sìng-tō̤
關於平話字汝卜噯瞭解其內容


出版著1908年其平話字《聖經》,《出埃及記》其頭章

汝現在所看見其,茲部福州話閩東語)維基百科是使用蜀種羅馬化其拼音文字寫成其,茲種文字其名稱就號做「平話字」(Bàng-uâ-cê)。

趁出版物其歷史看,伊產生著十九世紀後半頁,興盛著二十世紀初。但是,伴嚟民國共中共其國語運動,平話字遘今旦日差不多已經失傳。蜀下,嚽著怪政府無視弱勢文化,矮化西方傳教士其貢獻;故有蜀下是因爲福州市區腔口洽者百上年間發生真劇烈其變化,讓茲種文字其拼寫共今旦其福州市區發音差別罔變罔大。

不過,語音其演化永遠都有規律,故此,學平話字絕對無許蠻困難。咱家共茲種文字該當注意其知識編寫成者材料。儷挃汝有下底條件之一就會使了:

  1. 汝會仈講福州話或其他其閩東語,或是
  2. 汝會仈讀寫閩南語(台語)其白話字

噲汝洽細膩讀好本文後,你洽讀寫平話字方面碰著其大多數問題都會得著解決。

前言[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平話字其歷史[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頭頭回鴉片戰爭完, 英國共美國起手派傳教士來中國傳福音。茲陣傳教士蜀遘中國就專心學中國海墘各兜所其「方言」,佮學檯中紀錄研究茲批中國語言,介替茲批語言設計蜀套羅馬字。暝尾傳教士將聖經翻譯成「方言」,介揢茲「方言」其羅馬字記下來。做蜀下,中國東南海墘就學樹椏發新箬蜀樣,「發」出茲蠻侈「方言」羅馬字。福州語羅馬字就是茲侈羅馬字檯中其蜀套,伊其名字吼嚟「平話字」,意思是「掏來記福州平話其字」。

福州語共閩南語齊齊都是閩語,關係都真深。但是互相之間第一𣍐蜀樣其是福州語有圓唇母音「œ/ø」。細膩其西洋儂野早就見覺講,掏來記福州語其羅馬字無能礙學閩南語白話字許款,儷使「a, e, i, o, o‧, u」茲六個字母就遘位了。

第一早辰候,屈福州傳教其耶魯大學教授 Moses C. White 牧師掏蜀款吼嚟「William Jones 音標」其記音系統來記福州語其音韻。茲套記音系統全部揢羅馬字,特殊韻母若討呣解著適當其字母來記,就揢「字母添加特殊符號」其方式來記,學 /ɛ/ 記嚟「á」, /ø/ 記嚟「ë」, /ɔ/ 記嚟「ó」, /y/ 記嚟「ü」。茲記音系統共今旦日其IPA仅𣍐同樣,伊有一滴正式文字其聲款去了。茲套記音系統將特殊符號安字母懸頂,了局聲調符號做無都標去。

递 M. C. White 後首,學 Robert S. Maclay、C.C.Baldwin、E.H.Parker、Robert W. Stewart、Charles Hartwell 等茲陣來福州其傳教士共學者紲嚟彙茲套「William Jones 音標」。伊各儂欲倚掏茲「William Jones 音標」當正式文字來使,就對茲音標做蜀芘意義重大其調整:全部將特殊符號揢兩涿「-̤」來記,介將茲兩涿墜遘字母下底去,並且按福州語其調值設計了五芘聲調符號來記福州語其七芘聲調,茲五芘聲調符號擠字母面頂。總款,蜀套新其文字就完全離開「William Jones 音標」其衣,出世了,伊就是「平話字」。

對平話字其偏見[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有儂講,平話字是蜀套記音其文字,無能礙當文字使.茲講法介解掏來探討兩下.平話字脫離口語成做蜀款「手無寫喙講」其文字,伊無記口語實際發音去了.茲回解使趁聲母、韻母、聲調三邊來講:

  1. 平話字透底無記福州語口語底勢聲母變化,全部揢原底聲母來記;
  2. 著口語底勢有寬窄變韻其字,平話字亦儷記伊其寬韻形式;
  3. 平話字無記口語底勢其聲調變化情況,兼逐字儷記伊原底其聲調。

趁懸頂茲三邊情況來看,平話字學別二種正式文字蜀樣,真早都脫離口語音韻,獨立存在去了。正式其文字都伓使去記口語底勢其音韻變化情況.亦是講平話字是正式文字,揢伊寫其文獻,就若無漢字對手記,茲文獻介解共民眾接受。

平話字的拼寫方案[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聲母[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福州語其聲母系統是有名其「十五音系統」,啫系統是三世紀中原漢語其聲母系統,福州語直透保存遘今旦,故此盡去古老。茲芘「十五音系統」無學今旦別二種漢語許款有分「f/h、s/sh、r/l」,故此亦茲蠻簡單。下底表底勢其字是福州語韻書《戚林八音》聲母歌決其字。

平話字
例字
國際音標
b
[p]
p
[ph]
m
[m]
d
[t]
t
[th]
n
[n]
l
[l]
g
[k]
k
[kh]
ng
[ŋ]
h
[h]
c
[ts]
ch
[tsh]
s
[s]
零聲母

學過漢語拼音方案其福州儂,儷使記「曾」聲母其羅馬字著寫「c」,「出」聲母其羅馬字著寫「ch」,「語」聲母其羅馬字著寫「ng」,別芘聲母其羅馬字共漢語拼音方案同式,就伓使記了。

今旦福州市區其儂,講話𣍐仈分「n/l」兩芘聲母,著寫平話字辰候若欲倚分真,儷使討華語字典就解使了。

前首有提過,平話字絕對無標注聲母類化[1] 。書寫辰候著會記。

韻母[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懸頂講過,福州語有圓唇母音,若掏羅馬字五芘母音字母「a、e、i、o、u」來記福州語韻母故無夠。著母音字母下底若添兩涿,就會野棉幫解決茲問題了,故此平話字就侈出四芘母音字母「a̤、e̤、o̤、ṳ」。茲兩涿著當是變音符號,伓通當作分音符號。

母音共韻尾併蜀堆就是韻母。按韻尾種類,韻母介解使分三張表。下底勢三張表掏乞各儂參考,表檯中,漢字都是趁福州語韻書《戚林八音》韻母歌決底邊揀出其。「今韻」是今旦閩縣話其讀法,「舊底韻」是按羅馬字字母拼寫推想其十九世紀辰候其讀法(無一定就是許下辰候其實際讀法)。

若有標斜槓「/」其韻母,是講茲芘韻母有寬韻共窄韻,斜槓前首是窄韻,斜槓下首是寬韻.「寬窄變韻」是福州語特別有其語言現象,別芘語言都無茲款現象.窄韻是「字音原底其韻」,字音觸著「上去」、「下去」共「上入」三芘聲調就轉遘寬韻,字音著別二字前首辰候,復返轉頭轉遘窄韻,字音下首若無別芘字,許回故是保留寬韻形式。學「福」茲芘字,伊下首若有「州」茲芘字,著「福州」茲芘詞底勢,讀窄韻。著「祝福」底勢,伊下首無字,故此故是讀寬韻。

無韻尾字的韻母[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平話字
例字
古韻
今韻
a
[a]
[a / ɑ]
ia
[ia]
[ia / iɑ]
ua
[ua]
[ua / uɑ]
西
[ɛ]
[ɛ / ɑ]
ie
[ie]
[ie / iɛ]
[ɔ]
[o / ɔ]
io
[io]
[yo / yɔ]
uo
[uo]
[uo / uɔ]
e̤ / ae̤
[ø / aø]
[œ / ɔ]
au
[au]
[au / ɑu]
eu / aiu
[eu / aiu]
[ɛu / ɑu]
ieu
[ieu]
[iu / iɛu]
iu / eu
[iu / eu]
[iu / iɛu]
oi / o̤i
[oi / ɔi]
[øy / ɔy]
ai
[ai]
[ai / ɑi]
uai
[uai]
[uai / uɑi]
uoi
[uoi]
[ui / uoi]
ui / oi
[ui / oi]
[ui / uoi]
i / e
[i / ei]
[i / ɛi]
u / o
[u / ou]
[u / ou]
ṳ / e̤ṳ
[y / øy]
[y / øy]
  • 今天中青年一代的福州話,韻母「a」(也包括後文的「ah」、「ak」和「ang」)與聲母「c」、「ch」相拚時,都添加了[i]的音素。比如「早」、「雜」和「站」讀如「ciā」、「ciăk」和「ciâng」,但在平話字裡必須寫作「cā」、「căk」和「câng」。
  • 今天的福州話,「西」、「溝」、「初」的鬆韻分別和「嘉」、「郊」、「歌」的鬆韻合流,書寫時要回想該字的緊韻,否則很容易搞混。例如:「細」要寫成「sá̤」而不是「*」,「候」要寫成「hâiu」而不是「*hâu」,「莇(絲瓜)」要寫作「cháe̤」而不是「*chó̤」。 [2]
  • 今天的福州話,「秋」「燒」合流,「杯」「輝」合流。有華語的基礎,並不很難區分「秋」和「燒」:今天福州話讀[-iu / -ieu]而華語讀「-ㄠ」韻的,都屬於「燒」韻,如「叫(giéu)」、「照(ciéu)」、「小(siēu)」。同樣地,區分「杯」和「輝」,可以求助閩南語:今天福州話讀[-ui / -uoi]而閩南語以「-oe」為韻的[3] ,都是「杯」韻字,如「果(guōi)」、「飛(buŏi)」、「未(muôi)」、「吹(chuŏi)」、「配(puói)」、「火(huōi)」;而閩南語裡讀「-ui」的,都是「輝」韻字。
  • 有個別字古韻和今韻歸類不同,也沒有什麽規律可循。譬如今天福州話「助」讀作[tsou242],歸「孤」韻,但是羅馬字卻寫作「câe̤」,當時屬「初」韻。這樣的字很少,其實別人寫出來的我們能識別就可以,我們自己來寫就不一定要拘泥於古韻。
  • 關於拼寫中含有「-io」的字,基本上都是今天福州話以[-yo / -yɔ]爲韻的字,但也有例外,當「過」韻[uo / uɔ]同舌齒音(「d」、「t」、「n」、「l」、「c」、「ch」)相拼時,都寫作「-io」,例如如「珠(ciŏ)」。關於「-uo」和「-io」的辨析,我們在第3小節還會詳細論述。
  • 平話字脫胎於瓊斯音標,因此當「e」和「o」單獨使用時,分別表示復元音[ei]和[ou],例如:「是(sê)」、「有(ô)」等。而今天福州話中[e]和[o]這兩個音卻要用「a̤」和「o̤」表示,尤其要記真。[4]
  • 今天的福州話和十九世紀的福州話變韻規律很不同,除了上面提到的「西」、「溝」、「初」三韻易寫錯外,尤其還要注意的是這兩個:
  1. 「輝」的古韻是[ui / oi],因此變韻後寫作「-oi」,如:「位」要寫作「ôi」而不是「*ûi」,「類」要寫作「lôi」而不是「*lûi」,換句話說,沒有「*-úi」或是「*-ûi」這樣的寫法;
  2. 「秋」的古韻是[iu / eu],因此變韻後寫作「-eu」[5],如:「就(cêu)」、「樹(chéu)」、「獸(séu)」、「受(sêu)」,同樣地,也不可能有「*-iú」或是「*-iû」這樣的寫法。[6]
  • 「催」韻字(「催」、「堆」、「退」、「腿」、「雷」、「對」、「內」、「碎」、「最」、「螺」、「腡」、「瘰」、「坐」等),在閩東各地的讀音不盡相同。其中,在福州市區讀[-øy],可千萬要記住寫成「-oi」而不要寫成「*-e̤ṳ」了。[7]

「-h」韻尾字的韻母拼寫[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平話字
古韻
今韻
ah
[aʔ]
[aʔ / ɑʔ]
iah
[iaʔ]
[iaʔ / iɑʔ]
uah
[uaʔ]
[uaʔ / uɑʔ]
a̤h
[ɛʔ]
[eʔ / ɛʔ]
ieh
[ieʔ]
[ieʔ / iɛʔ]
o̤h
[ɔʔ]
[oʔ / ɔʔ]
ioh
[ioʔ]
[yoʔ / yɔʔ ]
uoh
[uoʔ]
[uoʔ / uɔʔ]
e̤h
[øʔ]
[øʔ / œʔ]
  • 十九世紀的福州話是嚴格區分[-ʔ]和[-k]兩套入聲韻尾的,所以羅馬字中入聲字的書寫會有「-h」和「-k」兩類。區分的方法在下一節詳細論述。
  • 今天的福州話,有一部分讀[-ieʔ]的字平話字要寫成「-iah」,如「糴(diăh)」、「食(siăh)」、「拆(tiáh)」、「額(ngiăh)」、「壁(biáh)」、「隻(ciáh)」。記憶這些字也不困難,當你遇到讀如[-ieʔ]的字而又沒把握怎麽寫時,查一查閩南語字典:如果閩南語中也是讀「-iah」的,那麽羅馬字也一定寫作「-iah」。[8]

「-ng」和「-k」韻尾字的韻母拼寫[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平話字
例字
古韻
今韻
ang
[aŋ]
[aŋ / ɑŋ]
iang
[iaŋ]
[iaŋ / iɑŋ]
uang
[uaŋ]
[uaŋ / uɑŋ]
ieng
[ieŋ]
[ieŋ / iɛŋ]
iong
[ioŋ]
[yoŋ / yɔŋ]
uong
[uoŋ]
[uoŋ / uɔŋ]
ing / eng
[iŋ / eiŋ]
[iŋ / ɛiŋ]
ung / ong
[uŋ / ouŋ]
[uŋ / ouŋ]
ṳng / e̤ṳng
[yŋ / øyŋ]
[yŋ / øyŋ]
eng / aing
[eiŋ / aiŋ]
[eiŋ / aiŋ]
ong / aung
[ouŋ / auŋ]
[ouŋ / auŋ]
e̤ng / ae̤ng
[øŋ / aøŋ]
[øyŋ / ɔyŋ]
  • 將本表中的國際音標的[-ŋ]換為[-k],羅馬字拼寫的「-ng」換為「-k」,去掉例字,就得到「-k」尾字的拼寫表。
  • 凡是今天福州話中[-uo]、[-uoŋ]、[-uok]、[-uoʔ]和舌齒音(「d」、「t」、「n」、「l」、「c」、「ch」)相拼寫的字,羅馬字一律把「-uo-」寫作「-io-」,例如「珠(ciŏ)」、「上(siông)」、「娘(niòng)」、「蜀(siŏh)」、「著(diŏh)」、「全(ciòng)」、「轉(diōng)」。寫的時候尤其要小心。 [9]
  • 今天的福州話,[-k]韻尾已經合流至[-ʔ]。[10]但注意,十九世紀的福州話,[-ʔ]和[-k]的音系佈局並不完全等同,試比較上表便可得知,[eʔ / ɛʔ]、[oʔ / ɔʔ]、[øʔ / œʔ]沒有相應的以[-k]結尾的韻母,而[ik / ɛik]、[uk / ouk]、[yk / øyk]、[eik / aik]、[ouk / auk]、[øyk / ɔyk]也沒有相應的以[-ʔ]結尾的韻母。這可以作爲區分兩种韻尾的不完全法則。下面我們介紹如何區分這兩套入聲韻尾。
  • 區分[-h]、[-k]韻尾的規律總結如下(其中的「->」箭號表示它們是鬆緊變韻由緊入松的一組)[11]
  1. 只能接「-k」尾的韻腹:「i-」->「e-」->「ai-」、「u-」->「o-」->「au-」、「ṳ-」->「e̤-」(包括「e̤ṳ-」)->「ae̤-」,這三組韻腹所具有的共同特徵是它們會產生顯著的鬆緊變韻,例如「日(nĭk)」、「十(sĕk)」、「刻(káik)」、「術(sŭk)」、「福(hók)」、「骨(gáuk)」、「俗(sṳ̆k)」、「六(lĕ̤k)」、「乞(ké̤ṳk)」、「角(gáe̤k)」。
  2. 只能接「-h」尾的韻腹:「a̤-」、「e̤-」和「o̤-」,這些字所具有的共同特徵是韻腹不會產生顯著的鬆緊變韻。[12]
  3. 需要特殊記憶的韻腹是「a-」,例如「百(báh)」不同於「合(hăk)」;以及由閉到開雙韻腹「ia-」、「ie-」、「io-」、「uo-」。事實上,區分「-h」和「-k」韻尾有一條真正的完全法則[13],即當入聲字和另一個字組合成詞時,可以通過後字聲母類化的情況來判斷前字的入聲韻尾:緊跟「-k」韻尾的字從來不發生聲母類化,而緊跟「-h」的字一般都要發生聲母類化。你試著朗讀「玉簪(nguŏh-căng)」和「月餅(nguŏk-biāng)」就可以感受到「簪」字的聲母[ts]已經類化而「餅」的聲母依然完好。同樣地,你還可以試著朗讀「百姓(báh-sáng)」和「合適(hăk-sék)」來感受一下「姓」的聲母類化。另外,如果待定的入聲字是個上入字,還可以通過它的連讀變調來判斷。以「-h」為韻尾的上入字的連讀變調方式是特殊的,你可以試著比較朗讀「澈潔(táh-gáik,『乾淨』的意思)」和「拾刷(kák-sáuk,『整修』的意思)」來感受一下兩個前字的不同調值。[14]
  • 注意,[-eiŋ](包括[-ɛiŋ])、[-øyŋ]和[-ouŋ]要分別寫作「-eng」、「-e̤ng」和「-ong」,而不是「*-eing」、「*-e̤ṳng」和「*-oung」,以「-k」為韻尾的拼寫也是這樣,例如,「聖(séng)」、「儂(nè̤ng)」、「講(gōng)」、「七(chék)」、「六(lĕ̤k)」、「樂(lŏk)」。但是,「銀」韻鬆韻的[-øyŋ]卻要寫成「-e̤ṳng」,例如「共」的文讀音一定要寫作「gê̤ṳng」,同理「乞」也要寫成「ké̤ṳk」, 「ṳ」不可省略。

聲調符號[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戚林八音》把福州話的調類總結為「上平」、「上上」、「上去」、「上入」、「下平」、「下上」、「下去」和「下入」八類(故名「八音」)。這裡的「上」對應著現代音韻學裡的「陰」而「下」對應著「陽」。雖則名義上有「八音」,但事實上,福州話的上聲是不分陰陽的,因此除扣下來衹有七個調類。參見下表,表中「例字」都取自《戚林八音》。

調名
調值
符號
例字
例平話字
上平
55
˘
Gŭng
上聲
33
-
Gūng
上去
213
ˊ
Góng
上入
24
ˊ
Gók
下平
53
`
Gùng
下去
242
^
Gông
下入
5
˘
Gŭk

上平,調值55,與普通話拼音“陰平”(第一聲)一致。

上聲,調值33,普通話沒有這個聲調,福州話滾、壓、走(逃跑)、九,均讀此音。

上去,調值213,與普通話拼音“上聲”(第三聲)一致。

上入,調值24,與與普通話拼音“陽平”(第二聲)一致。

下平,調值53,與普通話拼音“去聲”(第四聲)一致。

下去,調值242,普通話沒有這個聲調,福州話郡、蟻、會、電,均讀此音。

下入,與上平聲調一致,但發音急促,末尾有k的阻塞音。


平話字的設計者在設計聲調方案時,顯然認真考慮了福州話七聲的調值,使這些符號盡可能地符合「五度標音法」,非常便於記憶。另外,由於入聲字本身可以通過韻尾的「-h」和「-k」識別,因此它們可以分別和調值類似的舒聲字共用同一個符號。所以,「上去」和「上入」共用一個符號,「上平」和「下入」共用一個符號。

注意,平話字七聲全部標調,除了鼻音單獨成韻的下去字「伓」直接寫成「ng」外,沒有類似閩南語白話字裡「上平」、「上入」字不標調的情況。

上文提到過,平話字從來不標記口語中的連讀變調。但根據傳教士的文獻記載,在十九世紀的福州話裡,連讀變調就已經演化得相當複雜了。

連字符[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平話字的連字符將文章中組合成固定詞彙的字連接起來,增強了文章的易理解性,也便於在朗誦時進行連讀變聲變韻變調。連字符的使用規則相對比較靈活。

和閩南語白話字的比較[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對教會平話字改進的意見[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平話字並不是沒有改進的餘地,意見主要集中於如下幾項.

  • 上平聲調符號的廢除;
  • 為輕聲設置聲調符號;
  • 為否定辭「ng」添加聲調符號;
  • 減少或廢除文章中連字符號的使用。

同閩南語白話字、興化語羅馬字、越南語國語字不同,平話字在書寫的時候,對福州話的每個聲調都必須標記聲調符號。因此有人建議仿效閩南語跟越南語,停止七個聲調中陰平調符號的使用,以簡化書寫或打字時候添加聲調符號的操作,且認為這並不會影響到平話字紀錄福州話聲調的準確性。

De̤ng-huong << Dĕ̤ng-huŏng (東方)

由於輕聲在福州話出現的頻率不是很高,所以在平話字創造的時候,人們並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也沒有為輕聲設計聲調符號。有人認為應該為輕聲調設計一個聲調符號。因為輕聲雖然出現的頻率不高,但是它具備文法功能。目前主張設計輕聲符號的人認為可以用原陰平調符號作用輕聲調的符號,而不必另造新的.

Có̤-chèng-gĭ (農民)<< Có̤-chèng-gì (農民、農活的)

十九世紀創製平話字的時候,人們並未找出否定辭「ng」的聲調,於是在平話字聖經裡面,「ng」就成了唯一(?)不標聲調符號的字.二十世紀中國的一些閩語學者通過同閩南語、粵語等南方語言的對比,得出「福州話否定辭『ng』的聲調應該是陽去調」的結論.故此,有人主張在書寫的時候應該為「ng」添加符號.但是也有人認為平話字裡面只有一個字寫作「ng」,沒有必要添加。 n̂g sê << ng sê

平話字的連字符號沒有既定的規則,一般兩個或更多的字能夠組成一個辭彙,它們之間就能用連字符號連接起來。主張簡化或廢除連字符號的人認為,連字符影響了文字的美觀性;並且福州話是有聲調的孤立語,基本每個音節就有一個意義且平話字標注的是單字調,所以沒有連字符號的情況下,人們依然可以通過拼讀得出句子中每個單音節的意義,聯繫上下文之後,可以準確地理解句子。

電腦字體對平話字的支持[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平話字的聲調符號不算特殊,但是在Windows XP及以上版本中能夠支持兩點下標符號「 ̤」(Unicode Character 'COMBINING DIAERESIS BELOW' (U+0324))的字體卻只有少數幾種,其中比較美觀的有Lucida Sans UnicodeCharis SIL。Lucida Sans Unicode是Windows操作系統的預安裝字體,用它來顯示平話字,絕大多數用戶都不必再去另裝字體,因此它是顯示平話字的首選。

一般情況下,字母「a̤」、「e̤」、「o̤」和「ṳ」在電腦中的存儲是使用字符組合的方式,即字母「a̤」實際上是由字符「a」和「 ̤」兩個字符所共同組合構成的。帶聲調符號的字母也是如此,比如「ā̤」則是由「ā」和「 ̤」共同構成。

剛才說到,Lucida Sans Unicode是顯示平話字的首選字體。但是在Wikipedia環境下情況有些特殊:Wikipedia的字符自動替換程式會將組合在一起的「u」和「 ̤」自動轉換為一個單一字符「ṳ」(Unicode Character 'LATIN SMALL LETTER U WITH DIAERESIS BELOW' (U+1E73));而帶著聲調符號的字母亦然,「ù」+「 ̤」會被自動轉換為「ṳ」+「`」。字符「ṳ」未被收入Lucida Sans Unicode字庫中,因此閩東語Wikipedia只能選用Charis SIL作為默認字體。所以,如果您的網頁上顯示到某些字符為一個空格號,則說明您沒有安裝它。為了能夠正常閱讀文章,我們強烈建議大家下載安裝(免費的)。它的字庫包羅萬象,幾乎含納了所有基於羅馬字母和西里爾字母的字符。

如果在Windows Vista及更高版本中瀏覽閩東語Wikipedia,則因其預安裝的Arial、Segoe UI及Times New Roman等字體能全面顯示平話字的符號而無需考慮上述的問題。

將平話字用三種字體顯示的對比,從上至下依次是Charis SIL、Lucida Sans Unicode和Arial Unicode MS。

平話字的輸入法[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平話字存在特殊的符號,因此無法使用其他輸入法輸入。為此,海墘閩語論壇的愛好者們為福州語平話字開發了一種輸入法——新兆熙版福州語輸入法。這種輸入法不僅可以輸入福州語的平話字,還可以輸入興化平話字(莆仙語)、閩南語白話字以及客語白話字。請至此處下載。

以下是福州語平話字輸入法的鍵盤佈局。其中,與美式鍵盤不一樣的部分已用黃色背景標出。刪除線內的內容表示已被取代。


註解[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1. 其實著設計平話字其十九世紀,福州話很可能𣍐像今旦日其福州話粉款存在強制規則性其聲母類化。
  2. 關於「溝」鬆韻的「-aiu」的發音,福建師範大學的閩東語學者陳澤平說:「可能是表示主要元音部位偏前,跟後元音為主要元音的「-au」有區別。」關於「初」鬆韻的「-ae̤」,陳澤平說:「可能表示有一個動程,實際上跟‘歌’的變韻音值是很接近的。」今天郊區仍有不少縣市的「初」鬆韻仍讀作[-œ]。
  3. 本文中閩南語的注音都採用白話字。
  4. 關於「e」、「e̤」、「o」和「-ng」、「-k」相拼寫的,也有些特殊之處,第3節再繼續討論。
  5. 這一點仍然保留在郊縣口音中。
  6. 在古田、屏南棠口、屏南黛溪、平潭、平潭潭東、閩侯延坪等地,仍然保持「秋」「燒」對立以及「杯」「輝」對立。陳澤平説:「『秋』『燒』混用現象與『輝』『杯』混同現象的分佈地域相同,可見它們屬於同一個語音演變趨勢。這一演變發生在閩東語群的中部,尚未波及南北兩端。」
  7. 這類字在今天的古田、杉洋、棠口、黛溪、永泰、嵩口、龍田、潭東、延坪等地的讀音還依然是[-oi]。
  8. 這些字在郊區確實仍讀如[-iaʔ]。
  9. [-uo-]和舌齒音相拼讀如撮口的變異現象,廣泛存在於福州東面遠郊南起閩安鎮、北至連江縣界,包括閩江口的琅岐島這一片區域。陳澤平說:「郊區的異讀是後起的變異,舌齒音聲母顯然是韻母由宏變細的原因。」由此可見,這是羅馬字裡採取的惟一一項非標準變異的讀音。
  10. 在今天的長樂、閩清、閩清坂東、閩侯延坪、古田、古田杉洋、屏南棠口等地的居民以及福州市區的部分年長者仍能區分這兩套韻尾。
  11. 在「-h」和「-k」韻尾區分上,閩南語和福州話是有很多出入的:比如「煞」白話字是「soah」,平話字是「sák」;「塔」白話字是「thah」,平話字是「ták」;「燭」白話字是「chek」,平話字是「cióh」。因此在這個問題上不提倡過分地將這兩種語言進行類比。
  12. 也有人認為根本這些韻腹根本不變韻。
  13. 由於這條法則的存在,有學者認為今天的福州話依然區分兩套入聲韻尾。
  14. 由於變調規則的不同,以「-k」為韻尾的上入調類也被稱作「陰入甲」,而以「-h」為韻尾的則被稱作「陰入乙」。

參考文獻[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

  • 陳澤平,《19世紀傳教士研究福州方言的幾種文獻資料》,2002
  • 陳澤平,《十九世紀的福州音系》,2002
  • 陳澤平,《福州話城鄉異讀字音分析》,1990
  • 陳澤平,《福州話的韻母結構及其演變模式》
  • 馮愛珍,《福州方言詞典》,江蘇教育出版社,1998
  • 李如龍,梁玉璋,《福州方言誌》,福州地方誌編纂委員會,2001
  • 李如龍,梁玉璋,陳澤平,《福州方言詞典》,福建人民出版社,1994
  • 趙日和,《福州方言音韻詞典》,福州市藝術創作研究所,1998

站外資源[Siŭ-gāi | Gāi nguòng-mā]